位置:首页 > 红色兴安

一座屹立祖国北疆的民族区域自治的丰碑

  20161223日,是乌兰夫同志诞辰110周年;201781日,是内蒙古自治区创建70周年纪念活动日。在这一历史节点上,布赫同志先后在《人民日报》(23日)发表了《温故知新团结奋进——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胜利的启示》,在《中共党史研究》(2017年第一期)发表了《站在历史的高度看历史——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胜利的意义与启示》。这两篇文章的主题都是不忘初心,团结奋进,核心内容主要是内蒙古自治政府的创建,即我国第一个省级自治区的诞生,所不同的是文章结构和内容详简有别。这就是《站在历史的高度看历史》是分块叙述的内容较为详尽;《温故知新团结奋进》比较简略。《站在历史的高度看历史》分了六大块,即早期的内蒙古民族运动、抗日战争时期的斗争、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探索与奋斗、内蒙古民族人民武装的历史贡献、消弱消灭封建制度与牧区社会变革、实现内蒙古全区域统一自治六大块,另加结束语。这篇文章的高峰是第三大块,即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探索与奋斗,这是文章的核心内容和高峰。我的发言,重点讲这一部分。

在这一部分中,布赫同志一环扣一环,详尽地讲了它每一个大步骤的进程与解决的问题和取得的效果。所有这些一看文章就都一目了然,我现在只是重述、强调一下一些重点问题,以引起同志们更重视和更加注意

先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的序幕,即解决苏尼特右旗“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的问题。

拉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的序幕

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多民族统一国家,民族问题历来为国人所关注。如何解决我国民族问题,中国共产党在为中华民族解放与复兴的奋斗中,虽然曾有过多种设想。但经过第一、二两次国内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中的探索和反复比较,特别是抗日战争中在全国各民族人民同仇敌忾,一致抗日,直至彻底打败日本侵略者的生死考验中,使中国共产党和各族人民都深深地认识到,中华儿女是血肉相连,生死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对民族问题,我们党在不同时期曾经提过各种方案和口号,但最终都归到了维护中华各民族的统一下的民族区域自治。这就是日本投降后,在复杂的斗争形势下,经过反复比较思考,中共中央认准了在中华大家庭内实行“民族平等、民主自治”即“民族区域自治”,并将其定为抗日战争胜利后解决我国民族问题的基本政策也是唯一正确的方案。在这个时候,苏蒙联军出兵我国东北和内蒙古中、东部地区,日本投降后的苏蒙联军临时军管期间,在苏蒙军中有人支持下,在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温都尔庙,搞起了一个以原伪蒙疆最高法院院长补英达赉为主席的“内蒙古共和国临时政府”。中共中央得知后,急电晋察冀中央局派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绥蒙政府主席乌兰夫,带少数几位中共老党员和老干部,去解决这一问题。

194510月上旬,乌兰夫等到这个“临时政府”所在地,直面它的主席和聚在那里的一部分原伪蒙疆政权人员和一批蒙古族热血青年,亮明身份,说明来意,反复讲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民族政策和解决内蒙古民族问题的基本设想,以及国内、国际形势。这个“临时政府”的人员听后,他们中有民族意识和爱国心的蒙古族青年,认为有道理,很快改变态度,放弃了建“共和国”的错误主张。特别是他们中有几位乌兰夫早年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做地下工作时的学生,他们对老师讲的确信不移,表示听老师的,跟老师走。在他们配合下把多数人争取了过来,放弃了建“共和国”。但是原伪蒙疆政权的少数上层和支持他们的个别苏军军官仍有抵触,虽然他们面对多数人态度已改变,不敢硬抗,但却舍不得他们拼凑起来的这个“临时政府”。慑于他们的“主席”在战犯名单里有名,不得不接受蒙古族青年们提出的重新选举。乌兰夫等经深思熟虑,分析了已做工作的效果,决定采取灵活作法,先经过改选掌握这个“临时政府”的领导权,然后再谋彻底解决。经重新选举,乌兰夫被选成这个“临时政府”的“主席”,还有几位随他去的同志成了这个“政府”的部长、副部长。“临时政府”改组后的第三天,乌兰夫就以交通不便、生活困难为由用两部卡车把这个“政府”的多数人员和家当拉到了八路军控制的张北县,停止了它的活动。不久,在张家口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把这个“临时政府”中已转变态度的人都吸收了进来,它就自然而然消失了。这就是乌兰夫说的“他当了三天共和国主席”,排除了一次分裂祖国的活动。

这是中共中央派到内蒙古的共产党人同自发而起的民族力量的第一次接触,旗开得胜。从解决这个临时政府问题中认识到,出卖民族利益甘当王国奴的傀儡的是极少数,在伪政权和伪军做过事,服过役的人是可以改造的。在日伪殖民统治下成长起来的一代青年,有受殖民宣传、教育影响的一面,但他们绝大部分有祖国意识和民族自尊心,经揭露日伪的欺骗宣传和奴化教育,他们会很快觉悟成为民族民主革命的力量,这种情况坚定了团结教育他们的信心,扩大了革命力量。

这个“临时政府”问题的解决,给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的建立,起了清道作用,所以我们说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的序幕。

 

建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树起团结的旗帜

温都尔庙的“共和国临时政府”问题解决后,晋察冀中央局将乌兰夫的报告转报中共中央,得到了党中央的充分肯定。

194510月与11月间,中共中央连续发电报给晋察冀中央局和晋绥分局,批准乌兰夫和晋察冀中央局提出的解决内蒙古民族问题分两步走的方针,并明确指示:“在目前我党控制热察,发展东北,取得华北优势的方针下,内蒙古在全国革命大局中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适当的解决内蒙古民族问题,不仅关系内蒙古民族本身的解放,而且能够建立我党我军巩固的后方,及和苏蒙军取得直接连(联)系的有利地位。”“同意你们先成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宣布纲领,发动广大蒙民,准备将来建立内蒙古自治政府的方针。”“云泽(乌兰夫)同志可留你处主持蒙民工作。”“应由乌兰夫同志负责拟定我军进入蒙区及对蒙人的纪律及必须注意的事项数则,以资遵守。”“统一西蒙领导。暂定大的方针由中央决定,实际工作由晋察冀中央局及晋绥分局分别自行处理,而以乌兰夫同志和两个中央局联系,以筹划共同的方针及统一步骤。至于蒙古干部,应统一由乌兰夫分配。”

遵照中共中央决策和所作明确指示,在晋察冀中央局直接领导下,由乌兰夫主持,开始筹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相继展开为以后建立内蒙古自治政府,实现内蒙古彻底解放的各项工作。

在乌兰夫主持下,集中在张家口的一批老同志和新同志,同心协力,经过紧张地认真筹备,19451126日至28日,在张家口举行了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成立大会,即内蒙古盟旗代表大会。乌兰夫在成立大会上致开幕词、作工作报告和闭幕词,晋察冀边区参议会、中共晋察冀中央局、晋察冀军区及察哈尔省民主政府领导致祝贺词。大会通过了《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会章》《大会宣言》《反对内战通电》《给毛主席、朱总司令的致敬电》等,选举产生了以乌兰夫为主席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领导机构,宣告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的诞生。

联合会成立大会,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一“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的性质明确规定:她“是代表全内蒙古人民利益的群众团体,同时也是引导内蒙古人民走向彻底解放道路的统一领导者。”还断言:“内蒙古人民的彻底解放,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才能实现。”

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的诞生,标志着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进入了有统一组织、统一领导、统一奋斗目标的新时期。她是广泛团结内蒙古的蒙古族各阶层和各族人民,并引导他们走向彻底解放的一面光辉旗帜。乌兰夫一直高举这面旗帜,带领内蒙古人民由胜利走向胜利,直至取得内蒙古自治运动的彻底胜利!

 

举行自治运动统一会议实现联合会对内蒙古自治运动的统一领导

 

抗战胜利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建立前,在原日本殖民统治的原伪满兴安地区和原伪蒙疆地区自发而起的民族力量,分别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温都尔庙、兴安盟王爷庙和呼伦贝尔盟海拉尔,各建立了一个政府。这三个政府都说是追求“民族解放”,但含意各不相同。温都尔庙的“共和国临时政府”,是公然分裂祖国;王爷庙的东蒙古自治政府自称与中国为“宗藩”关系,是“半独立”的“自治政府”;海拉尔的先称“自治省”,后改称“地方政治”,但它原封不动保留伪满时的管理体系,并以帝俄时形成的特殊地位,与我东北解放区民主政权“争地方权利”。三个政府的追求与主张,都与中国共产党战后以“民族平等、民主自治”,即“民族区域自治”为解决我国民族问题的基本政策不相符。温都尔庙的“共和国临时政府”,因为是明目张胆分裂祖国,先解决了它的问题;海拉尔的自治政府范围不大,又地处偏远,暂搁下待条件成熟时解决。当务之急是王爷庙自称“宗藩”关系的自治政府,因为它直接关系东北我党我军建立巩固的后方基地。

这个“自治政府”建立之前,这支民族力量先建立“解放委员会”,继而又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东蒙本部,曾发表《内蒙古人民解放宣言》,提出内蒙古成为“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发动过“内外蒙合并”签名,并派人到外蒙请求接纳。遭拒绝后,他们一面与我党东北领导机关联系,一面又筹备建立自称与中国为“宗藩”关系的“自治政府”。194643日前,他们与东北我党我军多有接触,但一直是相互支援与配合的“朋友”关系。“朋友”再密切也是“朋友”,要实现内蒙古人民彻底解放,必须有统一的组织,统一的意志,把各阶层和区域内各族人民紧紧团结在一起,齐心协力,共同奋斗。基于这样的考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成立后,身为受命中共中央主持蒙民工作、又已当选联合会主席的乌兰夫,从东蒙这支民族力量派来联系的人介绍中,初步了解到东蒙情况后,就很关心这支民族力量。经晋察冀中央局和中共中央批准,先期已组成联合会东蒙工作团,随东蒙来联络的人赴东部调研,谋求解决全区域自治运动统一的问题。

中共中央对内蒙古东部这支民族力量,十分重视和关心。早在19451225日就给有关中央局、分局发电指示:“西满及热河的蒙古民族对我态度之好坏,为我在西满及热河成败的决定条件之一,望你们十分注意研究这一问题,并通令全军对内蒙古民族问题采取十分慎重的政策。”遵照中共中央指示,有关中央局和自治运动联合会派赴东蒙工作团,经广泛深入调研后,一致认为这支民族力量是由上、中、下不同阶层,左、中、右不同政治态度的人员组成的。对他们的工作方针是赞助自治,维护团结,发展进步力量 ,争取上层进步人士,全力帮助青年进步势力,揭露和打击投靠国民党的反革命势力。

中共中央掌握了这支民族力量的基本情况后对它的态度是:“不能赞助该党的纲领及活动,如有可能,应劝告其改变方针。”对如何把他们引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的轨道?中共中央给的方针是,团结;给的方法是,“耐心说服、劝告”;目的是“要他们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和区域自治”;底线是“不要操之过急促他们离开,使他们趋向国民党”。

这是中共中央交给以乌兰夫为代表的内蒙古共产党人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的一项艰巨任务。如何完成这项任务?关键是让他们改变态度。为此,乌兰夫等内蒙古共产党人,在中共中央冀热辽分局直接领导下,下了很大功夫,耗费了很大精力。首先是采取什么形式解决?考虑到当时这支民族力量的构成和认识水平的现状,为宜于他们接受和有利于解决问题,经联合会和东蒙政府领导人充分协商决定各出7名代表会谈,以会谈的形式解决。为避开多人当面交锋,决定先开以个别交谈为主的预备会,由双方主谈代表敞开思想说心里话,亮明观点,把话说透。在预备会上达成共识后,再开全体代表参加的正式会议,通过《主要决议》。

预备会期间争论激烈,焦点是“内蒙古自治运动由谁领导,实行什么样的自治。”

    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的代表主张,由战后在王爷庙成立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实行他们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那样由民族上层占居主要领导职务与中国为“宗藩”关系,即中共中央所指他们那种“自治共和国”式的“自治”。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代表主张: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实行1945年10月23日和11月10日,中共中央两次电报先后指示的“民族区域自治”,先成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宣布纲领,发动广大蒙民,准备将来建立内蒙(古)自治政府的方针。至于谁是自治运动主体,即由谁实行“自治”,那就是1945年11月12日,乌兰夫接受新华社记者访问时讲的:“我们目前所主张的自治,有一个不可缺少的内容,就是民主”“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治”“过去少数人的统治并非自治”。“民主”和“少数人统治”,“这是有着原则上的区别的”。乌兰夫用这样三个“短语”,一针见血,说清了中国共产党主张的“自治”,与以往王公贵族、民族上层与傀儡政权标榜的“自治”的本质区别。

这场争论十分激烈,但在各抒己见时,双方代表态度都很坦诚。无论是首席代表、主谈代表,还是各找对象交谈的其他代表,都是越争越近,越吵越亲,直至争到由朋友成同志,达成共识。最后的结果就是写到《统一会议主要决议》上的内容。即:“内蒙古民族运动的方针是平等自治,不是独立自治。”“只有在中共领导下才能得到解放。”与此相关的主要问题,包括撤销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内蒙古人民革命党自行解散,建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东蒙总分会,“东蒙古人民自治军”改属自治运动联合会领导,统编为内蒙古自卫军等。

4月3日,召开双方代表参加的全体会议,通过了《统一会议主要决议》,补选了联合会东部的副主席、执委和常委等。随后,双方首席代表在全体会议上先后致词。乌兰夫在致词中,高度赞扬了东蒙自发而起民族运动中的同志为民族解放探求和奔走的精神。博彦满都在致词中说:“我们认为中共是为解放民族,为民主主义而努力的。”“因这样的关系,我们跟随中共,在中共领导下而迈进。”“更有我们作中心的云泽(乌兰夫)主席,从来为(内)蒙古民族自由奋斗到今天。”“我们有这样理想的中心人物,实在是可以放心的。”两位首席代表的致词,字里行间都浸透着理解、包容、和谐的情怀,道出了内蒙古人民的心声和向往。

“四三会议”后一个多月,于5月25日至27日,在王爷庙举行东蒙古人民代表临时会议,贯彻“四三会议”《主要决议》,使议定的事项变成为现实,把东蒙这支民族力量纳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的轨道,使一大批原民族革命者,一跃而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队伍的成员。原东蒙自发而起的民族革命者,放弃原来的错误主张,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政治主张,同样是对内蒙古革命的一大贡献。以乌兰夫为代表的内蒙古共产党人与东蒙民族革命者一起共同圆满完成了中共中央交给的统一内蒙古自治运动的这一历史任务。

 

召开“五一大会”创建内蒙古自治政府

随着解放战争东北、华北战局的发展,内蒙古中部和东部解放区连成一片。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帮助下,战胜了国民党反动派向内蒙古解放区的军事进攻。以乌兰夫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内蒙古人民武装,在相邻解放区主力部队支援下,完成了内蒙古解放区内的平叛与剿匪任务,形成了由巴乌和察锡草原根据地到卓昭和兴安省从西到东延绵超千公里稳定的内蒙古解放区。经过解放战争中一面抗敌一面开展自治运动,内蒙古已解放地区蒙古族各阶层和各族人民已普遍发动起来,除兴安省和察锡行政区实行区域自治的地方民族民主政权外,已解放的盟旗(包括邻近解放区的省民主政府代管的)绝大多数已建立起实行地方自治的民族民主政权,建立统一的内蒙古自治政权的条件成熟了。

1946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给有关中央局、分局和云泽(乌兰夫)发电称:“为了团结内蒙古人民共同抵抗蒋介石的军事进攻与政治经济压迫,现在即可联合东蒙西蒙成立一地方性的高度自治(对国民党中央政权)政府。”

遵照中共中央决策和明确指示,1947年2月,乌兰夫率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部分领导人和机关工作人员抵达兴安盟王爷庙(今乌兰浩特),投入筹建内蒙古自治政府的紧张工作。中共中央东北局和西满分局,对此很重视。为使筹备工作做到万无一失,请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及有关方面主要领导人到哈尔滨,在中共中央东北局直接领导下,由乌兰夫主持就成立内蒙古自治政府的主要问题进行了充分商讨。内蒙古方方面面的主要领导人,在团结融洽的气氛中共同起草了《自治政府施政纲领》《自治政府组织大纲》等会议文件草案,提出了临时参议会和自治政府组成人员候选人名单。为了加强中国共产党对人民代表会议的领导,建立了以乌兰夫为书记的内蒙古人民代表会议党团组织。

为了提高联合会执委和人民代表们的认识,以统一思想、统一意志,在代表会议前先召开了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执委扩大会议,提前到达的代表会议代表都先参加了执委扩大会议。乌兰夫在会上作了《关于目前形势与任务的报告》,与会人员认真地讨论了《报告》,形势一派大好。

内蒙古人民代表会议4月26日在王爷庙开幕,会议进行到将要选举时,包括已是中共党员的东部几位主要代表人物思想出现反复,又提出“建内人党”和要“什么样自治”的问题。同时,他们还背着会议党团组织搞了一个“不选除乌兰夫以外的延安老干部、不选抗战胜利后参加工作的青年、不选汉人”的“三不选”,私下在代表中传递。这种不正常的情况一出现,就遭到多数代表,特别是农牧民代表和青年知识分子代表的反对。

以乌兰夫为书记的会议党团组织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四三会议”《主要决议》代表的是他们中左翼进步分子思想转变后的主张。参加“四三会议”的代表回去传达时,处于中间的部分人一时还转不过弯来,右翼分子强烈抵制。内战全面爆发后,在国民党发起大规模军事进攻时,部分中间人物观望,极右分子叛变投敌,部分右翼分子认为是“国共之争与我无关”,提出“退出内战”。在这样复杂的形势面前,一些人产生动摇,出现思想反复不难理解。

为了保证代表会议顺利进行,以乌兰夫为书记的会议党团组织决定,首先统一党内思想,当务之急是排除“三不选”,确保按预定方案选举产生内蒙古自治政府。至于“建什么党由谁领导”的问题,不属于人民代表会议的“议事范围”,留待会后解决。有一年前“四三会议”上做思想工作的基础和经验,在会议党团组织带领党团员耐心做部分一时认识跟不上的代表们的思想工作,把绝大多数代表团结起来,在党团员及农牧民和青年知识分子代表带动下,选举产生了以博彦满都为议长、吉雅泰为副议长的内蒙古临时参议会;以乌兰夫为主席、哈丰阿为副主席的内蒙古自治政府。内蒙古人民代表会议按原定方案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1947年5月1日,当自治政府主席的乌兰夫,代表当选的内蒙古自治政府组成人员宣誓就职,宣告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政府(区)的诞生。从此,内蒙古人民进入了自己当家作主人的新纪元。

中共中央对内蒙古建党问题,十分重视也十分慎重,曾反复同有关中央局、分局和乌兰夫商讨。为了统一党内思想,内蒙古自治政府建立后,乌兰夫主持召开多次党内会议,对思想上出现反复的同志耐心做思想工作,他们认识提高后主动作了自我批评,回到了党的立场上来。这种情况的出现,给中共中央东北局在内蒙古建党问题上的决策奠定了思想基础。中共中央东北局根据中共中央授权,全面权衡后,1947年5月21日,决定内蒙(古)党的组织机构称“内蒙古共产党工作委员会。”5月26日,又任命乌兰夫为内蒙古共产党工作委员会书记。6月2日,内蒙古共产党工作委员会作出它的第一个决议,即《关于建党问题及党内团结的决议》,明确指出:“奉中共中央东北局指示,内蒙古共产党工作委员会已经成立,不再建任何外围党。全体党员要坚决执行党的决议,加强党内团结,统一思想、统一步调,迎接伟大而艰巨的革命斗争。”7月6日,乌兰夫在王爷庙(今乌兰浩特)群众大会上公开宣布了“内蒙古共产党工作委员会”成立。当时之所以叫“内蒙古共产党”,是为了照顾部分人的认识水平,并不影响内蒙古的党组织是中共中央统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

    以乌兰夫为主席的内蒙古自治政府和以乌兰夫为书记的内蒙古共产党工作委员会的成立,标志着内蒙古民族民主革命取得了基本胜利。自此,内蒙古人民走上了创造自由民主、光明幸福新历史的新征程!

乌兰夫同志和内蒙古人民,在为内蒙古和中华民族解放与复兴的奋斗中,功勋卓著,贡献也是多方面的。但是最重要又影响最大、最深远的,是主持主持创建内蒙古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的诞生,不仅开创了内蒙古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纪元,为内蒙古今后的发展、为北疆长治久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给新中国建立后以民族区域自治作为基本政策、基本制度,直至民族立法,都提供了实践与理论依据。在世界多事,民族问题频发的今天,它也很具有国际意义。在乌兰夫主持下,内蒙古人民为祖国,特别是为我国少数民族,作出的这一伟大历史性贡献,将世世代代永放光芒!70年后我们回首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呢?那就是布赫同志最后给我们留下的《站在历史的高度看历史》这篇文章上说的:“其一是把握大方向,这就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维护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坚持民族平等、民主自治。这是根本,是奋斗目标,是归宿。其二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这就是理解包容,提高认识、统一思想、统一行动、坚定不移、持之以恒。这是条件,是同志朋友间的行为准则。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大事有成。回头审视这段历程中,所有成功的大事,无一不是这样取得的,这就是老一辈的初心,我们必须牢记,代代相传。

早于新中国诞生两年创建的内蒙古自治区,以稳定、繁荣、发展的雄姿屹立在祖国北疆,是永远激励中华儿女爱祖国、爱民族、团结、奋进的一座丰碑。让我们不忘初心,紧紧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长征路上,不断奋勇前进!创建更加辉煌的业绩,把内蒙古打造成祖国北疆更加亮丽的风景线!谢谢!

                                                             (本文作者王树盛,曾担任乌兰夫同志秘书